甘肃人在北京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268|回复: 0

难忘当年拾粪时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2-6 18:39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每次回老家、看见老家庄外墙角堆放着的驴粪蛋儿和牛粪疙瘩、当年拾粪的情景便会一幕幕浮现在眼前。  拾粪这活儿、大约七零后以前农村长大的,一般都干过的吧。
“拾粪”的“拾”是“捡”的意思就是把散见在马路等处的人畜粪便集中起来、一类做农家肥用、一类则主要是用来烧火添炕或生炉子用、后者主要是牛粪、驴粪或者羊粪之类。
         对庄家人来说,粪可是个好东西,俗话说“庄稼一枝花,全靠粪当家”在没有化肥的年代里,人畜的粪便就是庄家地里的主要肥料。施用这种肥料的粮食是真正的绿色食物。
改革开放以前,农村很少用化肥,生产队里的主要肥料就是来牲口圈、羊圈以及猪圈里的粪肥,单靠这些显然不够,于是,拾粪便成了一个常见的补充办法。
拾粪的人起得早、否则很难拾到、因为早起的人已经将散见在各处的人畜粪便全捡走了。
       小时候,常见爷爷一手拿小铁锨,一手提着粪篮子,不管走路还是干活,都离不开,只要见到牛羊驴粪以及骡马的粪便就赶紧捡拾在篮子里,篮子满了就到地里用土苫了,然后再去拾,爷爷拾粪起得早,当别人早晨开门倒尿盆的时候,他老人家就早已经拾完粪回来了。
         那时候我们家饲养着七八头集体的牛,一到假期我就去山里放牛,和我一起的还有放驴的伙伴、我们赶着牛羊驴去山里放牧、其它的孩子跟上我们拾粪、成群结队的牲畜加上七八个拾粪的娃娃、好不热闹! 大家争先恐后的跟在牛、驴的屁股后面,有的孩子甚至冒着被驴踢的危险,看见毛驴要拉便的时候就赶紧抢着把粪筐盛在驴屁股下面、想在第一时间将粪便直接盛到自己的粪筐里。
最好拾的要算牛粪、 牛在拉屎的时候一定要站得稳稳当当。拉下来就是很规则的一大砣。骡马和毛驴的粪便也好拾, 稀稀拉拉的在路上一长溜,而且圆润饱满,不多几堆就能装满粪篮。 相比之下羊粪不太好拾,羊粪蛋蛋小,而且羊是边走边拉,走过去就是一绺一绺的,不好拾、一般是拿扫把去扫,但拿着扫把不方便。
         孩子们拾粪经常是用手抓的、牛粪驴粪不怎么脏、那时候我们也不嫌脏。记得村子里有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娃娃,论辈分我还得叫他叔呢,他经常跟着我们放牛的拾牛粪,他的眼睛是先天性的高度近视,有一次,他没有看清楚,误把一堆大粪当牛粪,我见他先是目不转睛的瞅瞅,然后鼻子凑近闻闻,正准备用手去抓,但感觉又不放心,再把鼻子凑得更近仔细的闻了闻,终于扇着鼻子走开了,当时我明明看见那是一砣大粪,但就是没有吭声,我想看看他的笑话,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候实在有点太坏。
         曾经有一段时间学校里给每一个学生也分派了拾粪的任务,每天早上要先去拾粪、然后担着粪筐去上学、到学校后称斤论兩交给学校、每人每天有一定的任务,不少孩子完不成任务、只好把自己家里的干驴粪偷偷装上半框去交差,我有个同桌离家远、我就让他和我一起去偷我们家的牛粪、有次差点儿让爷爷抓住。
        记得当时学校上课的时候,教室外面的台子上齐刷刷摆放的全是同学们拾粪的铁锨和箩筐,箩筐里五花八门,什么粪都有,远远看去、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        那时候生产队有专门拾粪的人,他们每天的主要农活就是拾粪、当时我非常羡慕这种活,原因是这种活比起修水平梯田拉架子车要轻松许多,修梯田是很累的,我当时刚从学校毕业,在生产队农田基建队里修梯田、年龄小力气少,看见拾粪的活很轻松,队长跟前要求了几次竟然没有被同意。
文革时候靠着拾粪当了干部的也不少,我有个同学就是靠拾粪当上官的,他一开始是生产队拾粪的,因为表现成了积极分子,当了大队文书,再后来公社去了,再后来成了公社干部。记得那时候我们县还出过一个拾粪状元、那人一直被提拔到省里当了官,改革开放后又成了省里某企业的老总、一直干到退休。
         现在的人总想着牲口粪一定是很臭的,其实驴粪和牛粪一点不臭、甚至有一种特殊的草香味。晒干的牛粪和驴粪什么味道也没有、乡下人在火炉旁喝茶的时候、往往是一边吃馍馍、一边用手抓牛粪蛋加火。
        多少年过去了、当年一起拾粪的伙伴们都已经长大成人各奔东西了。现在的村子里年轻人都外出创世界去了、村子里基本就是几个留守老人,连牲口也很少养,更别说有谁去拾粪了,我每一次去乡里、脑海中总会浮现出儿时拾粪的情景,仿佛就是昨天一般。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