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肃人在北京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456|回复: 1

吃饭舔碗——贫穷的记忆,曾经的乡俗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4-4 00:0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吃饭舔碗 ----耳瓜子(耳朵)弯(躲)远 ”,这是我们会宁的方言,说的是吃饭舔碗的时候要注意耳朵躲远点,不然会粘上饭粒的。
这个方言也说明吃饭舔碗在过去是非常普遍而且很正常的。
不怕你笑话,我到现在还保留着吃饭舔碗的习惯,大约我生来就是个贫穷命。
我每天早餐喜欢喝稀饭,特别是会宁的 “良谷米”熬成的稀粥,喝起来特别香,这种米特别粘稠,每次喝完后碗底总会留有很多,这时候我总会用我那不太长的舌头在碗的内壁一路的舔过去,随着呲溜呲溜的响声,那残留在碗壁上的小米粒儿便会全部扫荡净尽,比水洗过或者抹布擦过的还要干净。碰到碗底深舌头够不着的,我就会再盛点开水,涮一涮,然后把它喝个一干二净。
这个习惯是小时候养成的,它无关吝啬,那时候穷啊,谁都饭后舔碗,没什么见不得人的。
吃饭舔碗——贫穷的记忆,曾经的乡俗

我是经过六零年的,当时我还小,没有任何印象,但是1973年前后却真真切切的挨了几年饿,那时会宁连年大旱,大家都吃8两供应粮,我们家当时家口大人多,每天只有中午的一顿粗粮饭可以吃饱,但那是怎样的一顿饭呀,野菜加包谷面馍馍,没有一点油水,吃完时间不长就又饿了,晚上的一顿饭就不是饭了,只能喝汤,而且没有馍馍,清光汤,酸拌汤,要说那汤啊,远远赶不上现在下完面条以后的面汤,你想要在这种汤里找个面疙瘩之类的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,我常常端着这样的清汤在月光下含着眼泪去喝,清冽冽的面汤,似乎要映出月光似的,然而即便是这样的清汤,喝完后我还是要努力的去舔,生怕漏掉一点面糊。
现在生活虽然好了,但舔碗的习惯我还是一直保持着,看着碗底那没有吃完的饭食,感觉不把它弄个一干二净心里实在是不踏实。就像米饭,你怎么吃,最后碗里总会剩些米粒,不把它吃完总觉得不忍心。当然,去外边吃饭的时候我还是记着不去舔碗,怕丢人现眼被人取笑。有时候和朋友们在饭馆大鱼大肉的吃,到最后离开时,看着那些没有吃完的鸡鸭鱼肉,花卷馒头,难免会想起过去的岁月,那挨饿吃不饱的情景又会从我的脑海中闪现。但我还是没有勇气去收拾那一桌的残羹冷炙。
我是当老师的,有时候在校园里走,常常会碰到同学们丢弃在垃圾箱周围的饼子,完完整整就像刚从锅里拿出来的一样,每次见到这些情景,我总是感叹现在的孩子没有受过苦,饿过饿,根本不知道粮食的珍贵。虽然他们都会背诵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,但心里却根本不知道粮食的珍贵。
哎,人老了总是有点念旧,我不知道这是坏毛病还是好现象。
发表于 2016-4-9 18:44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甘肃人特有的习惯,小时候都有过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